• 自主交易 自有资金 自负盈亏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中心 »宏观财经
当前经济政策要坚持稳中求进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日期: 2016年08月04日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虽然全球经济保持复苏的态势,但是这种复苏是缓慢的和不平衡的。从近期来看,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依然很大,全球经济发展中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值得高度关注。

  ●所谓结构政策要“进”,主要是做好“加法”和“减法”。即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好“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对于做“减法”,要积极稳妥、有力、有序、有效地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

  ●如果改革措施能够完成的话,“十三五”时期保持6.5%以上的增长目标一定能够实现。“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会达到一个百分点以上,还会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

  由中国企业评价协会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联合主办的2016年第十四届中国企业发展高层论坛7月30日在京举行。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韩文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等著名经济学家和官员分别就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如何把握好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和“十三五”期间经济发展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因素增加

  与会专家认为,世界经济形势深刻影响着中国经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虽然全球经济保持复苏的态势,但是这种复苏是缓慢的和不平衡的。从近期来看,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依然很大,全球经济发展中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值得高度关注。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将这种不确定性归纳为五方面:

  首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导致英国经济和欧洲经济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一宣布,全球金融市场振荡,英镑急剧贬值。虽然这种剧烈振荡持续时间很短,两三天后,全球金融市场就基本稳定了。英国脱欧进程将是相当长的过程,一般预计至少需要两年时间。这种不确定性影响在今后两年会持续反映出来。在此期间,全球经济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会持续体现,英国经济和欧盟经济受影响较大,对于其他地区包括中国的影响要小得多。不过,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经济是彼此相连的,影响会持续体现,所以这种不确定性,值得高度关注。

  其次,欧洲金融体系的不确定性应引起关注。7月29日,欧洲金融监管部门公布了对系统具有重要性影响的51家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这51家银行的资产规模占全部欧洲银行资产规模的70%。压力测试显示,其中12家银行在资本充足率等方面存在着需要改进之处。其中,问题最突出的是意大利第三大商业银行——锡耶纳银行,其问题严重且亟须解决。锡耶纳银行本身又同欧洲其他银行,包括德意志银行有着广泛的金融往来,所以这种影响又是交叉相互的。这些大银行不仅是欧洲区域内的重要银行,也是全球的重要银行,同中国的大企业有着各种金融贸易往来。

  第三,主要工业化国家货币政策分化导致全球货币政策不确定性增加。近期,欧盟、日本、美联储都对各自的货币政策进行了阐述。欧洲央行确认要继续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日本央行采取了所谓的超快速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联储宣布货币政策保持不变,没有作出进一步的政策调整。西方经济体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分化,增大了全球经济金融的不确定性。

  第四,新兴市场国家从去年以来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突出的两个经济体是巴西和俄罗斯。虽然近期随着经济结构调整的进行,以及全球油价一定程度的回调,巴西和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但是全年也很可能仍处于负增长态势。这些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恢复到经济强劲增长还需要一个过程。在恢复期间,这种情况的变化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产生了影响。

  第五,地缘政治风险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在增大。今年以来,地缘政治风险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稳定的影响不断增加。中国经济在当前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不确定性增大的情况下,坚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的发展对全球经济的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作出了重大贡献。

  补齐短板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与会专家表示,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经济工作,必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坚持适度扩大总需求,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一套“组合拳”。

  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韩文秀表示,政策的核心要义依然是“稳”和“进”这两个关键词,即总量政策要稳定、结构政策要奋进。

  所谓总量政策要稳定,主要是指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基调和力度,在执行当中应该稳妥把握,积极有为、灵活适度,要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财政收支面临较大压力的情况下,努力保持合理的财政支出进度,进一步挖掘盘活存量资金。要落实好各项减税降税措施,发挥好财政资金效益,引导社会资金更多流向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薄弱环节。

  此外,实现稳健的货币政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优化信贷结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防止不正常资金链断裂,拖垮正常经营中的企业,把确保经营安全建立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础之上。同时还要合理地引导预期,提高政策质量,用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来稳住市场预期,创造各类企业公平竞争健康发展的生态环境。

  所谓结构政策要“进”,主要是做好“加法”和“减法”。即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好“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对于做“减法”,要积极稳妥、有力、有序、有效地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

  具体而言,第一,要补上民间投资这块短板。民间投资是全社会投资的主体和主力,但是却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之内,由过去的长板变成短板,因此,恢复民间投资快速增长的态势要给民间投资在增量上有扩展的领域,在存量上有重组的舞台。为此应该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让民间投资得以进入最具有市场发展前景的领域。与此同时,要充分利用兼并重组机制,让去产能成为优势企业在全国范围之内优化资源配置,优胜劣汰,提高全社会生产力的过程。

  第二,要补上东北这块短板。目前区域分化较大,在区域发展格局当中,诸如东北、山西等资源型地区,成了凹陷的地方。前不久中央提出了《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这是在新的历史和时代条件下,根据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对东北地区提出的新的战略要求,标志着我们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的全面实施和启动,所以,我们应当振作精神,转变观念,强化激励,推动东北尽早打一个“翻身仗”。

  第三,补上基础设施短板。我国基础设施状况总体上大为改善,但是在农村边远地区还较为薄弱,此次南北方一些地区的洪涝灾害,也暴露出相关基础设施的脆弱性,未来可以开展新一轮大江大河水利基础设施的升级改造,同时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城乡基层基础水利设施建设,持续推进海绵城市建设。

  第四,补上农村扶贫短板。农村需要“啃硬骨头”,强化投资,比如移民搬迁,改善农村地区的居住条件,加强扶贫开发等,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提高投资等方面的需求。除了农村扶贫之外,也要注意解决好城市低收入贫困家庭的基本生活问题。

  第五,补上中等收入群体短板。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占比较低。中等收入群体既是扩大消费需求的主力,又是社会稳定的依托,目前我国尚未形成中等收入人群占多数的格局,而目前青年的失业率较高,高于整体失业率,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大专以上毕业生,因此,要优化经济结构,为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的劳动力大军创造更多适合他们的就业机会,使其尽早进入中等收入群体行列。要持续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使创业和创新过程也能同时成为中等收入群体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

  第六,补上新动能这一短板。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当前正在蓬勃兴起,虽然体量小,但却是未来发展的希望。因此要持续加大力度使其规范发展,让它们保持快速赶超势头,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尽早在经济发展动力中由配角变成主角,变成经济发展的顶梁柱。

  除了补齐以上六个短板,还要补上体制与机制短板,强调推进改革,增加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制度的供给。

  “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速可保持6.5%及以上增长

  与会专家表示,虽然中国经济受累于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和国内产能过剩和供给侧结构性问题,面临很大下行压力,但是只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适度扩大总需求相结合,中国经济在“十三五”期间仍然可保持6.5%及以上增长。

  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表示,经济增速放缓现象非中国所独有,全球各类型国家都正面临经济调整的压力。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速能不能实现“十三五”规划所提出的平均每年6.5%以上的增长速度。“因为只有保持6.5%或以上的年均经济增速,才能确保实现十八大提出的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尤其是到2020年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的目标。”林毅夫表示。

  林毅夫认为,中国经济增速自2010年开始下滑,虽然有体制、机制问题和供给侧结构性问题,但外部性和周期性因素更重要。

  “比较与我们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金砖国家,他们的经济增速在2010年以后同样急剧下滑,而且下滑的幅度比中国更大。巴西经济增速从2010年的10.6%下降至2015年的-3.8%,俄罗斯从2010年的4.5%下降至-3.7%,印度虽然在2015年增长7.5%,但这是触底反弹和改变经济增长统计方法的结果。这些新兴市场经济体虽然没有我国所存在的体制、机制问题,但却和我国经济表现相同,因此可以判断经济增速下滑还存在外部性原因。”林毅夫强调。

  林毅夫又对比了高收入、高表现、出口比重比较高的经济体近些年的表现。新加坡经济增速从2010年的15.2%下降至2015年的2%,下滑幅度非常大。韩国经济从2010年的6.5%下降至2015年的2.6%。对于占全球GDP一半的发达国家,2015年欧盟经济增速为1.7%,日本为0.5%,而美国也只有2.4%。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长期以来是3%,正常来讲,危机过后会反弹到4%-5%,但实际上发达经济体并没有出现反弹。“对发达国家未来的经济增长,我是比较悲观的,发达国家可能会长期疲软,因为任何国家如果出现金融经济危机,它必然有一些结构性问题。发达国家即使目前已经避免危机发生,但是必要的结构性改革还没有改。”

  林毅夫表示,固然我们下滑的原因有相当多的外部性、周期性因素,但是确实有体制、机制的问题,也有供给侧结构性问题。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必须保持定力,下决心将“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措施执行到位。如果能够咬紧牙关,把这些改革落实下来,并且把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措施也都执行到位,中国经济增长就会有更大的后劲,更高的质量。

  “最近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通过实施适度扩大总需求、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保持经济平稳发展走势。有人在解读时把它当作两张皮,认为扩大总需求跟结构性改革是两个不同的主张。我认为完全可以把这两个结合在一起,可以把适度扩大总需求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补短板结合在一起。如果这两个结合在一起的话,一方面可以维持比较高的总需求,另一方面将提升经济增长的后劲与质量,给中国企业带来发展的黄金机遇期。”林毅夫指出。

  林毅夫认为,如果上述改革措施能够完成的话,“十三五”时期保持6.5%以上的增长目标一定能够实现。“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会达到一个百分点以上,还会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

合作银行
合作机构
咨询电话:

400-023-9277

(9:00-17:00)

办公地址:

重庆市渝中区民生路235号海航保利国际中心47-A

咨询邮箱:

service@cnnpe.com

 

咨询QQ:

微博名称:

重庆土特产品交易中心

Copyright © 2015. 重庆土特产品交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8017059号-1
您好,重庆土特产交易中心 您好,重庆土特产交易中心
客服热线电话
400-023-9277
投诉监督电话
023-63007173